当前位置: 首页>智库>论坛>正文

严重的网络暴力早该纳入公诉了

2022-03-10

今年两会上,有40位代表联名建议为反网络暴力专项立法,更有委员建议将严重的网络暴力纳入公诉案件。原因很简单:这几年,网络暴力实在是越来越猖狂了。

很多臭名昭著的网暴事件,之所以能被人们认识到是网暴,还是因为它们完完全全地反转了。比如2018年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刚发生的时候,一大堆媒体都把脏水泼给了所谓的“逆行女司机”;比如两年前,有一名家长伪造出了一件血衣,撒谎说孩子被班主任体罚后疯狂吐血,于是愤怒的舆论像狼群一样朝老师扑了过去。这些事件里,被网暴的几乎都是完美受害者。

但那些非完美受害者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受到的伤害,往往会被认为是自作自受。因为他们做出了一些有争议的行为,甚至确实犯了法,很多人就理直气壮地认为,他们被人肉、被P遗照、被寄花圈,是人民在替天行道。他们说:“网络暴力真可怕,还好我是施暴者。”噢,还以为自己很幽默呢。这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看客,他们看犯人被杀头,就真的得到什么正义感的升华了吗?有些人只不过是打着高尚的名号,来网上找一个倒霉鬼,发泄自己想骂人的心情罢了。如果一个人被骂死了,事情也反转了,那也不要紧,去找到导致这人被骂的那个人,再接着把ta也骂死,那不就扯平了么。

九年前,有个清华教授在讨论李天一案的时候竟然说,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这话就很像网暴者的逻辑——反正你也不是清清白白,我骂你几句怎么了?在这种心态下,当事人的污点会被攻击者无限放大,用来强化自身行为的合理性。陈露霍尊案都真相大白了,直到现在,有人还在说,“两个都不是好人”,就算陈露进去了,难道霍尊就很干净吗?这些人就像拿着钢叉的闰土,站在瓜田里刺猹。只不过,猹没刺着,瓜倒是戳烂了不少,地里一片狼藉,他们的嘴里却满意地念叨着什么。我凑近一听,原来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用键盘来以暴制暴,网络就变成了弱肉强食的公海,随时都有海盗蹦出来让你吃几发子弹。如果你惹了一个比你有流量、有资源得多的人,对方真的要跟你打舆论战,你觉得你赢的可能性有多少?现实中,随便来个小明星挂你,换十个马甲都不够你社死。就算跟你对阵的是素人,只要ta写一篇小作文,戳到了舆论的痛点,那小作文就是招兵买马的檄文,一上热搜立马就会大军压境,攻占你的生活。

就像最高检说的,“社会性死亡”对当事人来说是天大的事。单枪匹马的个人,完全对抗不了这种网络黑社会。如果要自我救济,很多时候连加害人都找不到。就算找到了,取证也要花掉很多成本。杭州那个取快递被造谣的案子,取证过程就持续了一个月,最后形成了18卷案卷、76张光盘。施暴者动动手指头,被害人却要跑断腿,最后也不一定能挽回名誉。

而且,网络暴力还是关乎全社会舆论风气的大事。有人讽刺说,现在的网络生态堪称是“微博公安局,豆瓣检察院,网友大法官”,三司分立,舆论断案。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带头网暴的人几乎全身而退,这简直是把法律的尊严按在地上摩擦。比如两年前,有一个男人遭到前女友的诬告,照片被P上“强奸犯”三个字,在微博上铺天盖地地传播,他毁了名声,丢了工作,最后却放弃了刑事控告,这场闹剧就以前女友的一个道歉结尾了。如果连这种引发恶劣社会影响的事件都能如此草率地了结,那煽动网暴的犯罪分子就会越来越猖狂。所以,严重的网络暴力要纳入公诉,这个提议我真的很支持。

(瞭新社)

编辑:黄惠群    责任编辑:苏穗越

来源:南方网

特别声明: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 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 请通过瞭望新时代邮箱联系:lwxsd@liaowanghn.com

返回列表

推荐阅读 换一换

友情链接

国家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9140089号

瞭望新时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