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智库>论坛>正文

7980元代考包过、10天速成取证,这证靠谱吗?

2022-02-28

专家认为,新职业和相关技能标准的发布需要提速,相关部门在放权的同时,也应把好监管关。

家庭教育指导资格证,7980元代考包过;整理收纳名师培训,10天速成取证;碳排放管理高级证书,兼职挂靠月入过万元……近年来,不断涌现的新职业让不少劳动者“心动”,希望学习相关技能“持证上岗”。2015年以来,人社部已经发布了4批、56个新职业。

然而,由于新职业尚缺乏统一的职业技能标准和评价机制,一些培训机构利用劳动者希望“一证傍身”的心理“乘虚而入”,不仅培训质量参差不齐,证书含金量也难以辨别。

受访专家表示,新职业和相关技能标准的发布需要提速,相关部门在充分放权的同时,也要把好入口关,从严遴选、发布符合条件的评价机构,实行备案及黑名单制度。同时,加大公共服务力度,让新职业从业者不再陷入“考证迷茫”。

一职业培训,培训内容、收费标准各不相同

今年1月,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施行,家庭教育由“家事”上升为“国事”,“家庭教育指导师”这一尚未获得“正式身份”的新职业也成为考证市场的热门。然而,培训机构关于培训内容、定价标准、证书性质等的“众说纷纭”,让不少想要考证的劳动者感到“有点晕”。

记者顺着一条弹窗广告,联系了一家考证机构。

客服表示,“证书由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颁发,是国家承认的从业资格证书。”咨询中,对方反复催促记者报名,“现在通过两门笔试就能下证。”

该机构共推出两种班型,均为线上教学。初级班费用为5天5480元,课程包括“原生家庭”“亲子教育”等板块,高级班为7天7980元,增加名师答疑环节。当问及证书通过率,客服“底气十足”,“考前会划定复习范围,必要时还可代考。”

而记者咨询另一家同是由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发证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机构获悉,培训费为2999元,另需考试费和认证费各200元。培训内容与前一家机构也不一致,“我们更专注于孩子的注意力管理,能迅速提升学习成绩。”

对此,国家人事人才培训网答复称,确实授权相关机构进行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但针对的是学校教师和广大家长群体,颁发的是培训合格证书,而非准入类或水平评价类职业证书。

“得益于数字经济发展和利好政策扶持,‘职业版图’飞速扩张,而新职业和相关技能标准的发布却相对滞后。”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霆认为,大量新行业初启,在职业定义、工作内容、能力要求等方面,相关部门缺乏系统研究,业内也未达成共识,更谈不上建立统一的人才评价体系,这才让一些培训机构有空子可钻。

证书五花八门,从业者、用人单位对其含金量“心里打鼓”

记者发现,在针对新职业的培训中,机构往往背靠“权威”单位,抬出响亮的“名头”招揽学员。

以2021年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碳排放管理员”为例,在数百种证书中,发证单位大致可分为三种:一类是培训机构自身,这也在市场占了多数;一类是“中字头”“国字头”单位;另一类是各种行业协会、学会。

面对五花八门的证书,劳动者时常“挑花了眼”。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碳排放管理员考证的投诉共有71条,高频词是“虚假宣传”,投诉理由有“证书含金量极低,不受市场认可”“声称可介绍兼职、挂靠却未兑现”,还有维权者表示,机构收完钱就失联。

同样是2021年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整理收纳师的培训市场也很火热。

决定入行后,90后女孩蔡文静报了一个价值5880元的考证班,却感觉中了圈套。

“讲的都是过时的技巧,例如器皿要按‘里高外低’摆放,我对上门服务、空间规划还是一头雾水。”更让她气愤的是,协议上写明,证书由省家政协会联合认证,结果只是请协会的老师讲了一堂课。

不仅是劳动者,用人单位也会对新职业证书的含金量“心里打鼓”。有5年从业经验的沈熙,目前正经营一家收纳工作室。她告诉记者,有的顾客只认证书,所以起初招聘员工时也看重证书,结果发现大多名不符实。“行业太新了,证书口碑难有保障,现在我更看重学历、工作能力和经验。”

北京拙朴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谢燕萍分析称,不规范的新职业证书会扰乱劳动力市场的正常秩序,不仅浪费了劳动者的时间和金钱,也增加了企业的人才甄选成本。

“考证乱象不利于新职业长远发展。”王霆认为,如果不及时加以规范,新职业、新工种的社会认可度就会降低,更不利于从业者的职业发展和技能水平提升。

人才评价权放归市场后,政府监管和公共服务不能缺位

据了解,截至去年底,我国已全部取消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建立并推行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由社会培训评价组织和用人单位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认定。

一方面是新职业不断涌现,一方面是人才评价权放归市场,在就业创业门槛进一步降低的同时,如何为松绑的发证市场“把关”?

“在国外的很多领域,企业标准高于国家标准,名企发放的技能认证具有很大权威性。对于新职业来说,如果头部企业的评价标准能率先在行业中得到认同和推广,或者由大企业和第三方机构为中小企业开展技能等级认定,将有助于统一标准的形成。”王霆说。

“政府的退出只是角色转换,即从评价者、发证者转向证书市场的监督者、公共服务的提供者。”王霆认为,相关部门在充分放权的同时,也要把好入口关,从严遴选、发布符合条件的评价机构,实行备案及黑名单制度。同时,加大公共服务力度,搭建国家级的技能水平查询平台,甚至囊括职业路径、指导工资等更多内容,实现动态更新可溯源。“有效的市场信号将起到引领作用,让劳动力供求双方回归理性。”

王霆还表示,对学术团体、行业协会等发证主体的监管不能缺位。机构本身也要加强自律,通过系统调研,厘清新职业的相关劳动信息,回归服务行业发展的初心,不断提升职业技能证书的含金量。

“对于无须准入门槛的新工种,如果培训机构模糊概念,变相开展资质许可和认定,其行为则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还可能涉嫌民事欺诈。”谢燕萍提示新职业从业者,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兴趣和职业规划,不要盲目考证。(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瞭新社)

编辑:李玲    责任编辑:陈结

来源:工人日报

特别声明:本站转载或引用之图文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 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及时更正、删除。版权问题及网站合作, 请通过瞭望新时代邮箱联系:lwxsd@liaowanghn.com

返回列表

推荐阅读 换一换

友情链接

国家工信部备案 粤ICP备19140089号

瞭望新时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